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

admin 77 0

  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

  他们毫不畏惧地展示自己的生活,重拾信心,挣钱养家,干事创业

  羊城晚报记者 谭洁文 王隽杰 实习生 陈佳钰

  据官方统计数据,目前我国有1800万名就业年龄段持证残疾人,但截至2021年年底,持证残疾人就业规模为881.6万人,就业率不足50%。

  近年来兴起的短视频电商平台为残疾人开辟了一条新的就业道路。许多残疾人成为卖货主播,靠着才华和诚信吸引大批粉丝,卖出一件件产品。在他们中,有的人曾是残疾人自行车项目的世界冠军,现在每天在直播间里卖出上万元的海鲜;有的人曾因失明而消沉沮丧,如今却能为十几万人激情歌唱……

  在短视频和直播间里,他们毫不畏惧地展示自己的生活,“残疾”不再是一道刺眼的伤疤。在他们身上,越来越多的残疾人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望。

  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

  廖佳欣:年入百万的“小店”店主

  “你们都说我们这个捕梦网好看,让我们多做一点……”在廖佳欣拍摄的一条抖音视频里,她的爷爷向网友介绍自家手工制作的针织品。在他身后的仓库里,堆满了娃娃、玫瑰花、斜挎包等各式各样的针织品,廖佳欣的妈妈、弟弟和村里的十几个村民围坐在一起打毛线、织花纹。在仓库的墙上,挂着“廖小欣小店”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,经营者是廖佳欣本人。

  这家“小店”并不小:它每天会收到上百份订单,三年的营业额超过百万元,不仅养活了廖佳欣一家人,还为村里十几位村民带来了可观的收入。

  对于廖佳欣来说,今天的境遇是她过去从不敢想象的。在她儿时的记忆里,始终有这样一幅画面:她的手指断了,掉在地上,母亲流着泪一根根捡起来包好。记忆再往前推,她的父母出门送货,当时只有两岁的她闹着要一起去,母亲抱着她坐在副驾驶座。货车上装着的几筒烟花自燃了,车厢瞬间被火吞没,父亲用头撞碎窗玻璃,把女儿扔出车外。

  那是1999年12月底,千禧年到来前6天。廖佳欣两岁,她的脸部和手部严重烧伤,手指变形,头发脱落,被认定为二级伤残。父亲和母亲分别是一级和三级。她的家庭就此被摧毁。

  随着廖佳欣长大,残疾人与普通人之间的沟壑在她面前逐渐显现。小学三年级上电脑课,她无法像其他同学一样把十根手指放在电脑键盘上,“一节课40分钟上得贼不开心,回到家躺在被窝里哭,那是我第一次发觉有些东西自己的手不能做”。上高中时,烧伤后的脸容易发红出汗,头顶有块头皮长不出头发,班上有同学嘲笑她是“鬼”。一次周末回家后,她提出了退学,“打死也不读书了”。

  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

  进入社会后,横在廖佳欣面前的那条沟壑更加明显。她连续应聘五个餐厅服务员岗位,都因为残疾被拒绝,后来靠着每天提前上班一个小时,在一家快餐店里挣到和普通服务员一样的工资;为了多挣钱,她在下班后跑外卖。在给顾客递去一份冒菜时,为了托稳餐盒,廖佳欣藏在袖子里的手指露了出来,对方吓了一跳,没拿好,外卖掉在了地上。“你手这么吓人还出来送外卖,谁看了吃得下饭啊?”对方说大佬们都在玩{精选官网网址: www.vip333.Co }值得信任的品牌平台!。

  廖佳欣觉得愤怒、委屈。回到家,她泡了碗面吃,顺便拍了一条抖音视频。视频中她一言不发,用残缺的手指为自己拭去眼泪。

  这条短视频无意间给她打开了另一扇窗。视频里涌入7000多条评论,许多网友安慰她,“姑娘你是最美的,不要在意别人的话语”,“你虽然身体有缺陷,但是内心充满了爱”。受到鼓励,廖佳欣开始用短视频记录自己的生活。她的爷爷是一名手艺人,时不时用丝线钩个手机袋、小挂件逗孙女开心。廖佳欣把这些都发在了抖音上,不少人留言问:“怎么买?我也想要。”

  廖佳欣一开始没当回事。后来看到很多人在抖音上卖农产品,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开店。成交的第一单是爷爷钩的水杯套,寄出后,爷爷时时担心对方收不到货,直到听说收到了好评,才终于放下心来。随着订单量增多,廖佳欣找来妈妈、弟弟和村里的十几位阿姨一起制作,廖佳欣的手指无法做针织的活,于是负责打包发货,给手工娃娃粘眼睛。

  做手工三年多以来,廖佳欣的抖音小店销售额超百万元,不仅养活了一大家人,还为村里十几位阿姨带来了收入。她感慨:“现在的平台好,给了我们残疾人这样的创业机会。”

  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

  李园园:从世界冠军到海产电商主播

  左脚蹬着假肢,海产电商主播李园园在仓库里把一箱螃蟹和虾打包贴上胶带。她的抖音账号名称是“不火的冠军”,在一条视频里,她一边打包海鲜一边笑吟吟地自我介绍:“我是曾经的世界冠军,现在回来卖海鲜了……”虽然她的语气轻松幽默,但李园园深知,作为一名曾经登上世界领奖台的残疾人运动员,重新找到自己的事业有多么不容易。

  李园园是在13岁那年的一场车祸中失去左小腿的。她辍了学,一直待在家里不肯出门。家里暂时没钱给李园园买假肢,为了让她融入其他小朋友,妈妈用裤子和鞋子给她做了一条“假肢”:把鞋和裤筒缝在一起,再用宽布围着裤筒裹几层,让它“看起来像一条腿”。李园园穿着这条“假肢”往外蹦,但晃动的小腿依然让院子里的小朋友吓得扑进自己妈妈怀里。在此之后的一年多,李园园再也没有出过门。“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四面都是墙的房子里,一点风都不透。”

  幽暗生活的第一束光,是残疾人自行车队带来的。2002年,当地残联邀请她加入南京残疾人自行车队。李园园不会骑自行车,对运动项目的唯一了解是在邻居家黑白电视上偶尔看到的田径比赛。但她想着“能有个工作就行”。父亲担心对方在骗残疾人去杂技团里卖艺乞讨,但李园园铁了心要离开家,“就算是出去乞讨,也总比我在家里面强”。

  在残疾人自行车队,李园园每周一三五上午进行强度训练,晚上就加练体能。不论刮风下雨,每周二四六户外练车,3个小时完成100公里往返……无数次的汗泪混流,无数次的湿衣漉漉,无数次的身痛难眠,不敢气馁的李园园最终通过层层考核,并逐渐成为队里的佼佼者。

  2003年,17岁的李园园首次代表国家队出战,在捷克举办的残疾人自行车世锦赛上,她以43秒的成绩打破了500米的世界纪录,一战成名。然而,因为伤病问题,李园园不得不在2012年退出了她心爱的自行车项目。

  退役后,李园园做过销售、跑过保险、打过零工,辗转于南京、南通、常熟等多个城市。但世界冠军的光环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便利:每当她在应聘时表示自己是个残疾人,对方都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招聘残疾人。后来她选择隐瞒不说,但当老板发现她的情况后,都会用各种理由辞退她。李园园没有抱怨,她下定决心,“要去适应社会。”

  2018年年底,李园园注意到,越来越多的家乡人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带货殷实了家庭生活。“我觉得直播带货创造的是一个人人可以参与的业态,靠海捕捞的渔民能闯下一片属于他们的市场,我为什么不可以呢?”

  在亲友的鼓励下,李园园开启了抖音创业。每天上午,她和老公去配货,中午打包,打包完之后去拍视频,天黑之后吃完饭开始直播,有时累得在直播间睡着。在她的坚持下,直播销售收入有了很大的改观,近3个月销售额突破20万元。

  在直播间里,李园园听到了来自残疾人的被遮蔽的声音。有的人处在人生的低迷点,向李园园倾诉:“园园我很羡慕你能走出来,我到现在都没走出来。”也有人把李园园的生活作为自己的目标:“园园你是我们残疾人的骄傲”“你现在做的事是我想但是又做不到的事情”。

  李园园认为自己不只是一个卖货主播,她希望更多人注意到残疾人的困境。她不再穿戴模仿真肢的美容假肢,而是换上了机械假肢;出门时也不再坚持穿长裤,而是穿上露出小腿的裙子。“以前我觉得假肢是我自己的缺陷,不想在外人面前展露出来,但现在我选择接纳残疾人的身份,这是我的一部分。”

  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大佬们都在玩{精选官网网址: www.vip333.Co }值得信任的品牌平台!

  杨蒙蒙:“媳妇,我又能挣钱了!”

  “感觉自己又有用了!”在失明三年多,通过直播挣到第一笔钱后,杨蒙蒙买了一部新手机送给妻子马纪霞。那一刻,杨蒙蒙笑得很开心,这份礼物对他来说意义非凡:他又能挣钱了,可以和妻子一同撑起这个家了。

  2018年5月6日凌晨,马纪霞在睡梦中被手机铃声惊醒,“是杨蒙蒙的家属吗?你老公出车祸了,快来吧!”马纪霞心急如焚,托二姐照看6岁的女儿后,随即赶往医院。

  “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每一幕,看着病床上的蒙哥,我告诉自己不能被压垮,一定要撑下去。”马纪霞悉心照看丈夫,一人筹措了近70万元的医疗费,却不得不面对丈夫完全失明,成为一个残疾人的事实。

  “我遭受的只是身体上的痛苦,妻子承受的远比我要多。”在一次探视结束后,杨蒙蒙托护士递给妻子一张盲写的纸条:“这十年,我认识你,是最伟大的事。”

  彻底陷身黑暗后,杨蒙蒙不知道未来的道路要怎么走,原本爱说爱笑的他变得沉默寡言、敏感脆弱。那段日子,杨蒙蒙两三天才能睡几个小时,彻夜和妻子讨论以后可干的营生。他想过摆地摊、学盲人按摩,后来又都被自己否决了。在未来规划不断破灭的过程中,杨蒙蒙的脾气越发暴躁。马纪霞理解丈夫,他是怕自己变成“废人”。

 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大半年,直到在上海做了眼球摘除手术,没有复明的希望后,杨蒙蒙慢慢学会了与黑暗相处,走出消沉,好好生活。

  2019年年初,本就喜欢唱歌的杨蒙蒙在妻子的鼓励下开始学习弹吉他。有了新的方向,杨蒙蒙进步很快,两个月后女儿的生日上,他已经可以弹唱《生日快乐歌》了。学会的曲目越来越多,杨蒙蒙对生活的信心也越来越足,他开始学着洗衣、做饭、修家具,尽力替妻子分担生活的压力。

  马纪霞有时会录制丈夫弹唱的视频发布在短视频平台上,收到了许多网友的鼓励与祝福。在大家的建议下,杨蒙蒙做起了直播。第一次直播时,面对寥寥无几的观众,杨蒙蒙边弹吉他边唱歌,直播了三个小时后,杨蒙蒙发现有人刷了礼物,挣到了2.5元,他激动地打电话给妻子:“媳妇,我又能挣钱了!”

  随后,杨蒙蒙还开了橱窗带货,卖一些小零食和日用品贴补家用。直播间的观众越来越多,杨蒙蒙的带货之路也逐渐走上正轨,每月能挣数千元,家里的欠款也一点一点被还上。从刚失明时的消沉沮丧,到现在唱歌给十几万人听,杨蒙蒙重新找到了自信,“我能做电商创业,我一定还能干更多的事大佬们都在玩{精选官网网址: www.vip333.Co }值得信任的品牌平台!。”

  专家观点

  以数智技术开拓更多元的残疾人就业渠道

  对于残障人士出现在短视频电商平台直播的现象,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徐岩认为,这整体上是一种好尝试,极具创新性。“这类平台可以给残障人士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,让他们展现自我。通过这样的平台,能够实现残障人士的自我的价值。”

  然而对于大部分残障人士来说,他们在进入社会就业和创业时仍会遇到社会融入和社会融合的问题。徐岩认为,要给残障人士搭建起通往正常生活的桥梁,最主要的是从教育、就业等各个方面减少整个社会对于这类人群的排斥、偏见以及歧视。

  其次,需要创新残障人士的就业环境。“目前,我们处在数字时代,人工智能等技术高速发展,残障人士该如何适应这个崭新的、技术不断变革的社会,这需要我们带着前瞻性的眼光去发掘和开拓更多元、更具创新性的残疾人就业渠道。”

  台湾东海大学社会工作学系教授王笃强认为,制定残障人士相关政策时,应秉持“确保残障人士和普通人之间机会平等”的导向。“残障人士的身心残疾是运气不好的结果,不是他们本人的意愿。我们社会就必须要给予调整,让他们最起码在机会上尽可能地和普通人一样,能和普通人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。”社会应当在金钱、辅具、就业等方面为残障人士提供必要帮助,帮他们去除障碍,让他们的潜力发挥出来。

  目前,李园园决定组建团队,帮助更多残疾人就业。“我想把之前的退役冠军组织起来,做一个带货直播团队。”廖佳欣则在继续拍摄自己的生活日常,“希望我的视频能给那些正处在自卑中的人带来启发,希望他们大胆做自己,不要像我以前一样,那样多可惜。”

  李园园经常被邀请去给残障人士讲课,她告诉他们:“我们的残疾其实不在我们身上,是在别人的眼里。哪怕你身上四肢都没有了,也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去告诉别人,我的状态和我的努力并不比你差,别人就不会把你当残疾人看。”

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

电商平台上的残疾人主播 他们重拾信心挣钱养家​

发布评论 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